2014年12月19日,筆者來到位於劍門關的川慶物探207隊雙魚石河灣場項目野外工地,採訪了幾位物探人。半個多月過去,他們那勤勞、儉樸、陽光、厚道的影子一直沒有消退,總還在腦海裡打著轉。
  正因為有了這群有擔當的硬漢,物探207隊在2014年圓滿完成了兩個高難項目。
  嗓子喊啞了的“董硬漢”
  那是個陽光鋪滿山野的初冬下午,筆者來到雙魚石河灣場項目野外工地儀器組,碰上儀器主操董玉忠。他個頭雖不高,但結實健壯,儘管昨夜整晚在放炮而略有倦態,仍感兩眼放光,頗有神彩。
  儀器車內,一旁的小盒子里盛滿了金嗓子喉寶、草珊瑚,還有方便面等。董玉忠說,這是我們常用的,因每天喊話很多,聲音經常嘶啞,不吃不行。他們班組共4人,其中3人專門負責與排列上人員溝通,每人每天接打的電話不下500餘次,搞得口乾舌燥,嗓子喊破。這主要是要求排列上員工在最短時間內迅速排除所有故障,確保儀器所接收4800道全部暢通。但是野外施工不可預料的事太多,不是大線接頭不良,就是被老鄉砍線,或者被大點的動物絆掛了大線或檢波器等等,導致接觸不好或漏電等故障或問題,這些都得及時用電話與排列上負責相關道的員工溝通,並要求迅速排除。
  “這種沒完沒了的通話,甚至與排列上人員爭執,都是家常便飯,但大家都習以為常,從不計較,因為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,那就是儘量快點,儘早回家。”他說,在遇到大的問題時,還得提著夜光燈,頂風冒寒地摸黑翻山越嶺,協助查找排列故障併排除。
  奔波於黑夜的“徐硬漢”
  見到四十來歲、個頭高大、一臉陽光的外部班長徐霖,是在去年11月18日去工地拍施工畫面的途中。他不厭其煩地爬坡上坎選了三四次點,最後選定在測線穿越劍門五指山對面的半坡上。望著高而險峻的五指山,要是戴了帽子,可真的會從頭上掉下來。
  在對面半坡上,隱約可見一根細長的繩索,徐霖說這是他們放的弔岩繩,人和設備就通過這根弔岩繩吊上去,可見其施工之艱難。但他說:“這還不算啥,難的是深更半夜找個打盹的民房。”
  他所分管的外部班上百號人,都是白天黑夜地風裡來雨里去,涉溪谷攀陡岩,弄得一身泥來一身汗,又十天半月難得有個條件換洗,一身髒兮兮。停頓半晌後,他有點激動地說:“昨天和前天晚上,我和同事們查完排列故障,便想找個地方安頓下。可好不容易敲開一家村民的門,卻因見到我們這副散髮出臭味的裝束,便砰的一下關上房門。”幾個大男人感到一陣羞辱,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  其實,這樣的事在物探隊早已司空見慣。儘管如此,每每遇到,還總是感到像個流浪漢。“不過這也沒啥,物探人就是苦命三郎,工作還得繼續乾。”說這話時的徐霖雖有點心酸,但還是從骨子裡透出物探人特有的豁達與樂觀。
  (原標題:劍門關上的硬漢)
創作者介紹

Funky

ua70uanpz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